您的位置:18dj18大奖官网 > 宠物生活 > 墨守尘归,因为多次被扰乱睡眠

墨守尘归,因为多次被扰乱睡眠

2019-12-31 03:51

图片 1

手机在床头死命响个没完,我在床的另一头抱着笔记本,耳朵里放的音乐却很“舒缓”。

网友家的橘猫天天不睡自己的窝,还多番骚扰自己睡觉。逼于无奈,他就把鞋架扛到了床边!

   正哼着小曲儿改编版呢,门外老太太踹门开了。

因为主子喜欢一些“地形崎岖”的蹲卧处,希望它能满意……

   她说,孙墨丫死里边了啊?电话响了不知道啊?都两点半了还让不让你爹妈休息了!立刻马上给我安静!睡觉!

丫果然自觉上了“床”,仿佛军训睡卧铺!

   我听到动静后知后觉的摘下耳机,这才听到手机的颤响和门外老太太的咒骂。

还试探了半天最舒适的躺法……

   老房子了,隔音确实不怎么样。连忙拿过手机看了看,八个未接来电。

嗯,脑袋要这样枕着比较苏胡。

   又听见门外头老爷子拉扯老太太回房。他说,走吧,这不停了嘛,你大晚上嚎什么呀闺女忙着呢。

定格好pose以后,居然表现出了委屈???

   老太太说,就真不该让这白眼儿狼回家来!电话成天不分时间响个没完没了。说着又一巴掌拍上我的门,道,手机以后晚上关机!不像话!这才听她嘟囔着走开。

是我逼你躺的咯???

   听她脚步渐远,我坐起身,存了文档,把电脑关了机。

主人心想,要不还是捞下来放床上算了。

   老爷子轻轻敲了我的房门,闺女,早点睡觉吧,你妈她更年期了,别搭理她。

结果还被丫咬了!

   我一怔。哎,爸、爸您也早点睡。我应着。

这不是膈应人呢吗你说!

   对了,睡觉手机电脑离脑袋远点儿,辐射。老爷子又说。然后听见他们房间关了门。

点击视频,收获一只“可怜”小猫。

   我心有余悸的呆坐在床上,咽了口唾沫。然后开始回味老爷子的话。心里突然有点儿不是滋味儿。我靠,老太太更年期了,这可咋办?

   手机自打放在手心就没响过。我关了静音,扔到枕头边儿上。笔记本被我置在床头。

   躺下闭上眼,又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把手机从枕头下边儿扣出来放到床头橱子上。辐射,他也这么说过。

   第二天一大早,我睡的正迷糊呢,就听见外边儿老太太吵吵嚷嚷的。翻了个身儿,梦里,我是我笔下最新小说的女主角,此刻正在西餐厅里的浪漫烛光下听着对方男配的深情告白。当然。是对女配。

   孙墨,孙墨?孙墨!急吼吼的嚎叫呼唤我的名字。我烦躁的甩了下胳膊,将头埋在枕头下边。手有阵儿麻痛,我也没太在意。

   躺了半分钟就躺不住了。总感觉阴森森的有人盯着。

   话说,我是不是...我开口嘟囔。对上眼前人的眼睛,我更是忍不住抖了下。顿时睡意全消。

   我的妈呀!我尖叫。然后迅速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木乃伊。我说乔燃你丫有病啊!没见姐姐闭着门睡觉呢吗!女生的房间你丫怎么随便闯啊!

    乔燃那货咬了咬牙,我竟然清楚的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筋跳动了几下。

    我靠你丫简直了孙墨!丫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的,老子担心你一晚上这一大早的来瞅您您呢?嚯,好家伙嘿,丫上去给爷脸就来一巴掌!你丫摊上大事儿了孙墨!

   乔燃,男,芳龄二十一。与本姑娘同岁,从小住在一个军属院儿里,也算是青梅竹马,不过对外还是只说现在的大学校友兼死党。

   因为?丫家世太显赫了,十分流弊啊,子弟中的子弟!我可没想这么高调。话说回来,倒是背着我们爹妈偷偷跟我告过白,但在我像看傻逼一样的目光注视和淫威下,哦不,是我亲切友好的劝诫下,终于我们还是依旧的好兄弟。

   不过他小嘴儿倒是很甜,从小就光会贫了,也会看事儿。军属院儿里的老头老太太们也都很稀罕他。

   我顿了下,说,你担心我干什么呀?姐姐生活的挺滋润呐又没想不开,不是,你丫有病吧?

   乔燃愤怒的眸子里,倒映出傻逼的我那似被凌虐过的神情。他忍了忍,开口说,昨天那局上,我...

   我打断他,行了行了!昨儿什么昨儿?你丫是不有病?过去就过去了呗你丫扯那么多为什么呀?

   他懵了下,然后盯着我一字一顿,道,孙墨,我是真的为昨晚那事儿来道歉的,是我喝多了,脑子发热。

   我笑的格外灿烂,说,呦~乔少爷,您简直高估我了,其实我就一逗逼,什么事儿也不记,您这要是突然说些有的没的吧,我这一时也不好想。说着还摆了个冥思苦想状。

   我哪知道我这poos有多妖娆啊?乔燃有点儿尴尬,转了转视线。

  我还不知死活的伸手摸了摸他那张抹了上千块护肤品的脸,我说,还疼吗?

   其实摸着良心说这话不违心啊,虽然我也知道有些变味儿吧哈。

   看着乔燃瞬间红透了的脸,我不禁放肆大笑起来。

   乔燃憋了几憋,脸色难看起来,像是突然活吞了只小强一样。他说,孙墨,我怎么早没发现呢,你他妈就一妖精。

   然后便“甩袖”离去。刚到门口,又听他道,哦对了墨爷,我忘了件事儿,除了对不起之外呢,我还得跟你说,林溪和陈青茁过来了。

   要是说刚刚我是嗔怒,现在我丫就成暴走了。

   我挺尸了五秒钟,趁乔燃还在客厅跟老太太客套留还是走,我二话不说,撒脚丫子跑了出去。我边跑边嚎,我说,乔燃你丫给我站那!把话给老子撂清楚再滚!

   老太太不明所以,只看我穿件薄吊带就出来了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儿去。

   她说,孙墨你...你给我立正!不对,你给我麻利儿滚屋里去!你丫脑残嘛?谁教你这么不自爱的!

   我跟乔燃吓懵在原地,惊讶的看着老太太。

   我吓是因为老太太声儿太大。我突然觉得她老人家不应该退伍在家无聊,应该去社区唱唱歌儿去。

   而乔燃,后来他跟我说,墨爷,我终于知道您这早更随谁了,而且我一直以为你丫生来就是纯汉子,咱这片儿别说助教、指导,就连老司令、老团长说您一句您也十句等着呢,没想到啊,您也有被骂脑残的时候啊?孙墨,我敬你妈是条汉子!

   我...

本文由18dj18大奖官网发布于宠物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墨守尘归,因为多次被扰乱睡眠

关键词: